他暴怒的占有她|下空孕催奶药小说|林仙儿

我坐在地上哭笑不得的看着林仙儿,就差最后一步了啊!


这时林仙儿突然看着我问道:“陆远,你喜欢我吗?”


我愣了一下,我看着林仙儿潮红的俏脸和期待的眼神,我把她抱到怀里。


我抚摸着她光滑的背脊,肯定的回答道:“我喜欢你!”


林仙儿在我怀里嗯了一声,然后说:“我们还能出去吗?”


“能!一定能!相信我!”我认真的对林仙儿说道。


出乎我的意料,经过这次事情后,林仙儿对我亲近了很多。


回去之后我和林仙儿回归到原始时代,我烤着野兔,她把我湿透的衣服搭到火堆旁边烤。


吃完晚饭,衣服也差不多干了,我清理出一块干净的地方躺下睡觉,谁知林仙儿背对着我也躺了过来。


我尝试着搂住她的小蛮腰,林仙儿没有反抗。


“怎么了?”我对林仙儿问道。


“陆远,蒋丹丹说你和王妍发了关系,是真的吗?”


林仙儿的问题让我有点措手不及,我想了想决定不承认。


“没有,全是蒋丹丹那个疯女人瞎说的,她现在什么样子,你看不到,说的话能信吗?”


林仙儿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就这样,我和她安静的躺着,突然林仙儿开口说道:“陆远你知道吗?我的家教很严,从小到大和我交往的每一个朋友都必须经过他们筛选,即使长大了,他们逼着我在斯坦福进修。这几天虽然和大家一起流落在荒岛上,但是我体会到了自由。”


林仙儿的话让我震惊了,忽然我感觉林仙儿很孤独,孤独的惹人怜惜。


第二天一早我和林仙儿踏上了回程,喜儿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我们必须抓紧时间。


我们一路沿着来时留下的记号走走停停,在下午两点多回到了山洞。


一回到山洞林仙儿就对张喜儿进行了检查。


张喜儿的情况有些不妙,她已经烧糊涂了,脸蛋通红,嘴唇干裂,身体脱水比较严重。


林仙儿不敢耽搁,她立刻开始处理草药,并且让我做一个石锅。


我找了一块石头,用铁锤和凿子做了一个简单的石锅。


我守在火堆旁,看着石锅里煮的中药。林仙儿在洞穴里用中医的推拿法为张喜儿缓解症状。


这时王妍拿着一个椰子走了过来,她把椰子递给我。


我接过椰子道了声谢谢。


王妍坐到我身边支着下巴问我在密林都遇到了什么。


我整理了思路把大体描述了一遍,然后羊皮纸拿了出来,王妍在看到羊皮纸后很开心,夏岚也凑了过来,她俩热切的在一边研究着地图。


我转头看了一眼被绑在山洞里的蒋丹丹,她披头散发的垂着脑袋,像睡着了一样。


“蒋丹丹这几天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我对王妍问道。


王妍愣了一下,然后回头看看蒋丹丹说:“是啊,你们走后她一直都这样。”


夏岚看着蒋丹丹叹了一声,然后问我:“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认真的说道:“必须让她们两个都恢复过来,我们想要离开这里,每一个人都是宝贵的。”


王妍和夏岚都认同的点点头。


中药熬好了,我把漆黑的药水倒入椰子碗里端进了山洞。林仙儿把药汤给张喜儿喂完,她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样?”夏岚紧张的问道。


“让她好好睡一觉,明早就应该能清醒,后面会虚弱几天,需要好好调养一下。”林仙儿回道。


我也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把张喜儿从鬼门关前给拉了回来。


夜幕再次降临,我们的食物还剩下三条熏鱼,一些椰子,水很充足。看来我明天又要出去找食物了,我们四个简单的吃了一点,林仙儿用石锅煮了点鱼汤,给张喜儿端去。


我拿着一条烤鱼,蹲到蒋丹丹的面前。我拨开她凌乱的头发,把烤鱼在她眼前晃了晃,问道:“想活下去吗?”


蒋丹丹抬头看了我一眼,冷笑一声:“哼,谁不想活下去?”


我很认同的点点头,“想活下去就好说。”


我抽出军刀,蒋丹丹的眼中闪过一丝恐惧。


“你……”蒋丹丹只说出一个字,她的眼泪就哗哗流了出来。


我割开捆着她的藤蔓,将熏鱼塞给了她,蒋丹丹捧着熏鱼呆呆的哭着。


忽然蒋丹丹问我:“你为什么不杀我?我可是差点杀了你!”


我耸耸肩膀,对蒋丹丹说:“你和我都没有杀人的权力,想要活下去就听我的,现在我们已经有了荒岛的地图,只要你不闹,我们就一起造船储备食物和水,为离开荒岛做准备!”


蒋丹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朝着山洞外看了一眼,她的嘴角泛起了冷笑,说:“或许有些人跟你的想法完全不同。”


我愣住了,不太明白蒋丹丹的意思,山洞外正在聊天的王妍和夏岚发现了我和蒋丹丹在看她们,她们对我投来疑惑的目光。


蒋丹丹咬了一口熏鱼对我说:“你的话我记住了,我不会再跟你闹,但是帮你也要保证我能够活下去。”


我点头应道:“这个你放心,食物和水都是我找的,我有做主的权力。”


蒋丹丹却说:“你们男人想要的无非是权力、金钱和女人,这三样东西我都能给你,只要你能让我活着出去。”


说着蒋丹丹朝我抛了一个眉眼,她舔舔舌头媚态十足。


“怎么,跟王妍相比,我自认为不比她差多少。你喜欢什么,我可是会很多花样哟。”蒋丹丹勾/引着我。


我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光是王妍和林仙儿她们两个就够我头疼了,我对蒋丹丹说:“只要你不再动歪心思,我就尽最大的力量帮你活下去。”


蒋丹丹听后不再朝我献媚,她默默的咬着鸡腿。


清晨太阳升起,经过林仙儿的悉心照顾,张喜儿清醒了过来,只是她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


我又去沙滩摘了一点椰子,回来的时候我看到张喜儿靠在山洞口,王妍在喂她鱼汤。


张喜儿见我回来了想要站起来,我放下椰子对她说:“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好好休息。”


“陆远哥,谢谢你,要不是你和仙儿姐,我现在……”说着张喜儿就要哭。


我安抚着张喜儿说:“好了,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就一定能够离开荒岛。”


张喜儿认真的对我点点头说:“陆远哥,我相信你!”


一旁的蒋丹丹冷哼了一声。


“陆远,食物马上就吃光了,你必须尽快寻找食物。”


蒋丹丹的口气很像命令,王妍她们厌恶的看了蒋丹丹一眼。


我笑了笑,只要蒋丹丹不捣乱不发神经怎么都好说。


我走到喜儿面前揉揉她的脑袋说:“今天去掏鸟蛋,这次搞多点好好给你补补。”


张喜儿的小脸直接红了起来。


“那路远哥,你小心点啊。”


“嗯。”


说干就干,林仙儿留下来照顾身体虚弱的张喜儿,我、王妍、夏岚、蒋丹丹拿着藤蔓绳子往崖顶爬去。


本来蒋丹丹是不想干活的,我一说不干活今晚就没得吃,她就老老实实的跟来了。


一切准备就绪我开始往下爬,这次我感觉比上次轻松了很多,我掏了四十三个鸟蛋才作罢,一直到我回到崖顶,我也没有感觉有多累。


中午吃过饭,我带上武器准备走远点去打猎,王妍在周围采集扁担果,夏岚和林仙儿搜集燃料,蒋丹丹只会找蛤蜊,张喜儿就留下来守火种。


打火机现在是能不用就尽量不用。


我回来的时候捡到几块燧石,只要用燧石和军刀摩擦,就能产生火星,放点草绒在上面,火很快就能燃起来。夏岚也发现了一种很耐烧的木头,现在的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晚上我挑着两只野兔和三只锦鸡回来了,王妍她们已经开始做饭了。有了斧头、锤子和凿子,我空闲时又做了两个石锅。


吃完饭我打算明天去抓鲟鱼,趁着鲟鱼回游还没结束,我打算尽可能的储备熏鱼,等两天在弄块盐田,人总不能不吃盐吧。


我和王妍、夏岚她们一商量,她们俩完全同意我的想法,这次我们决定多抓一点,林仙儿要留下照顾张喜儿,蒋丹丹不愿意去,明天还是我们三个。


确定了接下来的计划,我发现自己睡不着了。


今晚的月亮很圆,我准备爬到山崖顶去看海。


我坐到一块石头上,拿出了夏岚给我的烟,然后掏出火机点燃了,我猛吸了一口对着月亮吐出一股浊烟。


忽然我身后传来张喜儿的声音:“陆远哥。”


我转头一看,张喜儿气喘吁吁站在我身后。


“你怎么上来了?”


张喜儿傻乎乎的笑了笑,她说:“夏岚姐说你可能在这里,我就上来看看。”


我愣了一下,夏岚知道我在这里?


张喜儿坐到我身边,她扶了一下眼镜说:“陆远哥,你可真会挑地方,这里的风景真美。”


看着她的呆样,我忍不住揉了揉她的脑袋。


“这里风大,你身体还没恢复,下去吧。”说着我熄灭了手里的香烟。


张喜儿不满的对我吐吐舌头:“不嘛,陆远哥~”


张喜儿突然发嗲,让我冷不防打了一个哆嗦,“你搞什么?”


张喜儿对我微微一笑,她摘掉了眼镜。


这一刻我呆住了,张喜儿那厚厚的眼镜框拿掉竟然那么漂亮,确实惊艳了我一把。


“陆远哥,你说我好看嘛?”张喜儿笑嘻嘻的看着我。


我使劲的点点头,张喜儿笑得更开心了。


忽然张喜儿扑到我怀里,她说:“陆远哥,夏岚姐什么都跟我说了,我也想了很久,我觉得夏岚姐说的很有道理。”


我皱着眉头问喜儿:“夏岚都跟你说了什么!”


不料喜儿却用食指按住我的嘴,她轻轻的说:“别问好吗?今晚喜儿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