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腿抬高点,我想吃里面|子宫好涨别灌了

我也验过了,尺寸也合心意。而且我还可以告你强奸啊,进退我都不吃亏。”



苏瑞被她的逻辑给打败了,真不知道文倩的脑袋是什么构造。不过苏瑞也是奇怪,文倩不是个拉拉吗?为什么好像对男人也没有很抗拒的样子。



“好了,我走了,有贼心没贼胆。”



文倩说着就跳下床,准备走人。



苏瑞赶紧叫住她说道:“别啊,你就这么出去,小月还以为我们怎么了呢。”



文倩道:“清者自清。”



“别,我玩不起。要是真有什么,天塌下来我也扛了,但这样是不是太冤枉了?”苏瑞赶紧劝道。



“不冤枉啊,真的有什么的,我夜里帮你手了,胳膊到现在还有点酸呢。”



苏瑞吓了一跳。



“真的假的?”



“当然是假的啦,你怎么这么笨!”文倩说着又在床上坐了下来,道:“别说不给你机会,让你去查探军情啦!”



苏瑞抹了把汗,跟不上文倩的节奏的感觉。穿上拖鞋,走到门边,把门打开一条缝,看见秦月儿的房间门还关着,虽然有点奇怪,都这个点了,秦月儿也没喝酒,怎么还没起来。



不过机不可失,赶紧招呼文倩道:“快!”



文倩懒洋洋的站起来,走到门口,对苏瑞道:“谢谢你帮我品酒啦,回头再送你一瓶。”



苏瑞怕秦月儿出来看见,赶紧说道:“不用谢,不用谢!快房间洗澡换衣服吧,今天最后一天了,抓紧时间,把没玩的地方去一遍。”



文倩刚走出苏瑞的房间门两步,这时秦月儿的房间门打开了。


秦月儿看见穿着睡袍的文倩站在苏瑞的房间门口,不由惊讶的说道:“你们,怎么……”



文倩倒是很是机智,她本来是要回房间的,听到秦月的房间门响立刻转过了身。这时听到秦月儿的话,于是转过头来笑道:“怎么了?早上起来给咱们姐夫请个安不可以吗?”



文倩这么一说,就把她从苏瑞房间出来,说的成了她从自己房间出来刚到苏瑞房间门口一样了。



秦月儿听到文倩这么一说,才哦了一声音,几乎是立刻就相信了文倩。



苏瑞看到文倩这么鬼精鬼精的,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秦月儿之所以玩拉拉,肯定是文倩起的主要作用,还是可以抢救回来的。



苏瑞接着说道:“时间也不早了,赶紧洗漱一下,还有几个地方没玩呢。”



文倩道:“姐夫,这清源山庄就在本市,想什么时候来不行啊,非得一次玩全乎了呀。我们是来玩的,又不是为了完成任务的,不说了,我想睡个回笼觉!”



秦月儿听了也是很认真的点点头。



苏瑞也是没办法,要睡觉回家睡不好吗?跑渡假的地方睡懒觉,苏瑞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既然二女都要求睡觉,苏瑞也没办法,只好也回房间休息,喝了酒,苏瑞的头也有点痛。文倩的红酒虽然不错,但是一次喝个大半瓶也吃不消。



回到房间刚躺下文倩就发了消息过来。



“红酒好喝吧。”



“还不错。”



“清源山庄好玩吧。”



“还不错。”



“我的胸好摸吧。”



“还不错。”



咦,等等,好像产生了什么了不得的错误。苏瑞本来头就有点晕,文倩前面两句又拿话来套路苏瑞,苏瑞一不小心就说错了话。



赶紧回了信息道:“刚才说错了,我可没摸你的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