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不停的被轮流灌满-家里乱

今天是乐为席三十岁的生日,本来是不想太过铺张张扬的,由於近几天陶砉不是太有J神,与是乐为席希望通过办个派对,让她高兴一下。另一方面由於何非木因为陶砉的关系对自己的态度变的若即若离,也希望可以缓和一下,毕竟自己还是问帮的一帮之主,这次自己过生日用了问帮的名义希望他能够看懂。

乐为席看了看坐在卧室阳台上晒著太阳发呆的陶砉一眼,心情变的有点怅然若失。那是自己以前从没有过的感觉,以前自己一直回避,但是这次却想在生日後好好的和陶砉谈谈,而且自己居然不介意一直养她。

回过神来的陶砉看著乐为席若有所思的看著自己,於是勉强的露出一个笑脸道:“生日宴会的事情有什麽需要我帮忙的吗?”“没有什麽事情可忙的,不然你帮我对一下所要邀请的客人是不是都按名单下了请贴。”乐为席道。“好啊。”陶砉从椅子里站出来,从乐为席的手中拿过宾客的名单道。

“咿?你为什麽不请你的姑姑和姑父来啊?”陶砉将名单翻了一遍,却没有看见尚荣夫妇的名字。“傻瓜,他们是我的家人,需要写请贴吗?”乐为席宠溺的揉了揉陶砉的头发道。“我想还是最好写一下吧,一来表示对他们的尊重,二来也表示你对这次生日比较重视啊!”陶砉嘟囔道。

“呵呵,还是你想的周到,行,都按你说的办,你将名单中漏请的人的名字写下来,我让管家再补上请贴。”乐为席见陶砉有了发呆以外的表情高兴道。陶砉看了看名单,不禁被吓了一跳,按理说陶蓟是不会被邀请的,但是这令人费解的乐为席却把他请为上宾,还有何非木,居然请贴里的称呼是何亚师,以前都是称呼挚友的。

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不停的被轮流灌满-家里乱

这点著实让陶砉通邮点M不到边际。“陶儿,你好了没有,我带你去选礼服吧。”乐为席看了一下手表道。“我有很多衣服的,不用特意再去买了吧!”陶砉推脱道。“开什麽玩笑,这麽正式的场合,你就用那些穿过的旧衣服就打发了啊?”乐为席道。

“如果你嫌弃我的旧衣服,那就不要让我参加好了。”陶砉听得他那嘴里口口声声的破衣服,心里就不痛快,感觉就是象在说自己一样。“陶儿,我也是只是希望你在我的生日上,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为什麽要赌气呢?”乐为席见陶砉突然又翻脸感到很不可思议。

“我,我只是想帮你省点钱。”陶砉突然想到自己的计划还没有实施,是不可以得罪乐为席的,於是强转话题道。“傻瓜,一身打扮的钱,你帮我省什麽啊!真是的。”乐为席微笑著捏了捏陶砉的鼻子。

半个月後的生日宴会上

陶砉在宴会上忙著帮乐为席招待客人,但是乐为席始终都不向别人解释她是谁。陶砉也很了然,是的怎麽可能让一个有钱有势的高贵男人去认一个象交际花一样的妓女为女朋友或是爱人呢,那是一种讽刺,是对他们那种高贵出身的讽刺。

陶砉远远的见到陶蓟来了,於是看看周围没有什麽人注意自己,装做不认识的走到陶蓟身边,叫他过会去三楼找自己,自己有话对他说。陶蓟一边喝著自己杯中的红酒,一边示意陶砉他知道了。

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不停的被轮流灌满-家里乱

“你找我有什麽事情?还有你知道问帮的决策书在谁手上吗?”陶蓟见到陶砉就问道。“决策书在谁手上具体的我不好说,但是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在乐为席的姑父尚荣手上。”陶砉分析道。

“好的我知道了。”陶蓟转身就想走出房间。“你都不关心我在这里这几年过的好不好吗?”陶砉见陶蓟转身要离开突然说道。已经走到门边的陶蓟的身体不禁振了一振。沙哑道:“你知道的,我是关心你的,但是这种关心只能放在心里,毕竟你现在名义上是乐为席的女人。”

19.沈沦 意乱情迷3

“我不在乎别人,我只在乎你,就因为我在乎你,所以我才帮你做这麽多事情。”激动的陶砉扑到陶蓟的背上抱住他。“不要这个样子,等所有的事情结束了,我就会带你回家。”陶蓟转过身来将陶砉抱入怀里,用手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