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抬起腿深深顶了进去_哈,太快了,浓浊灌满b

“你希望怎麽做?告诉他,他的爸爸妈妈是一对兄妹,他是兄妹lun+luan的产物?告诉别人,和自己的哥哥lun+luan了,十六岁就怀孕,是麽?你口口声声都是对的责怪,那你又有没有站在的角度思考过,当时才十六岁,落荒而逃到国外,那段日子是怎麽过过来的,你有想过麽?你指望能把这个问题处理得多好?的好哥哥,你那麽聪明,为什麽不从一开始就阻止这段不伦的感情,今天遭的这份罪难道不是拜你所赐麽?”将心中的不满一吐为快,韩沫头一次有种豁出去说话的感觉,是的,这些年来,她一面忘不了卓渊,一面却又对他产生了恨意,为什麽要她一人承受这些,为什麽他如今有了自己的女友,能开开心心地结婚却还要在这里责怪她,她并不欠他的。

“你是在怪?你後悔了是不是?”卓渊声音里有难以掩饰地悲哀,“从没後悔过当初做的一切,不认为们有什麽不可以,只担心你并不是真的爱,当年你一声不吭去国外,以为你放弃了,不知道你怀了孕,如果你告诉,一定会和你一起面对。你剥夺了做一个父亲的权力,甚至什麽都不告诉,你说不顾及你的感受,那麽你又有想过麽,你从未跟沟通过任何事,也从不知道你这麽痛苦!!”

老师抬起腿深深顶了进去_哈,太快了,浓浊灌满bl——无肉不欢(4)

“无所谓,都过去了,你不知道便不知道吧,事实上你也不需要知道了。当初的一切都是错的,霁霁永远不会叫一声妈妈,也不会叫你一声爸爸,这就是你lun+luan的惩罚,是们该受的。时至今日,最後悔的就是当年和你发生了关系。”

“你──”卓渊刚说了一个你字,电话那头就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似乎有玻璃破碎,还有人声喧哗,韩沫隐隐地有种不祥的预感,她冲著电话大喊卓渊的名字,“卓渊,卓渊!”

作家的话:

给鲜网跪了 始终传不上

老师抬起腿深深顶了进去_哈,太快了,浓浊灌满bl——无肉不欢(4)

百度搜索:【】阅读本书全部章节

老师抬起腿深深顶了进去_哈,太快了,浓浊灌满bl——无肉不欢(4)

百度搜索:【】阅读本书

第七章 朋友好像出了点事

发文时间: 9/27 2012 更新时间: 09/27 2012

--------------------------------------------------------------------------------

电话那头嘈杂的声音维持了两三秒,然後就传来突兀地嘟声,仅仅是几秒锺的时间,韩沫就感觉自己浑身的血都凝滞了,周遭安静极了,她只听得到自己‘砰砰砰’不断加剧的心跳声。

大脑放空了足足有几十秒,然後她才惊恐地想起刚才发生了什麽。她立马回拨过去,却不出意外地无人接听,卓渊一定是出事了!!她满脑子只剩这个念头。

车祸!是车祸!!她做出了猜测,并几乎能肯定这个想法。

这个点,卓渊应该刚下班不久,从他这麽多通电话打下来,很明显他急於从她这找个答案,那麽就剩下两个可能,一是他去她家找她,二是他到她公司来了。他必然是开车来的,所以,他是因为边开车边听电话,注意力不能集中而。。。

这下,她更加慌忙无措了,车祸?他若是真出点什麽事。。。她不敢想象,真的不敢。她唯一确定的是,她必须找到他,立马!

她从来没这般急躁过,她也顾不得什麽礼仪,第一时间就冲到闵格的办公室,“闵总,你能现在载去个地方麽?”

闵格略显诧异地看了看她,然後很镇定地拿起桌上的车钥匙,直接就问道,“要去哪里?”

车上,韩沫的手指紧紧抠著自己的掌心,脸上是卸不下来的凝重与紧张,这样反常的韩沫引起了闵格的注意,“你很紧张麽?”

韩沫不想多解释,但也没法无视他的问题,简洁明了地回答说,“朋友好像出了点事。”

“是律师?”

“嗯。”

韩沫一直望向窗外,似乎外面有什麽吸引她的东西似的,闵格觉得奇怪,但也没再多话,他看得出此刻的韩沫什麽话都不想说,那他也没必要强人所难,反正他今天的角色只是个司机而已。

“停车!!”韩沫疾呼,可理智尚存的闵格显然不想陪她在机动车道上疯,他似完全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开,“说停车。”

闵格还是没听,韩沫记得要去踩他的刹车,这下闵格也有点动气了,她无论多伤心多著急都好,怎麽可以拿他们两个人的生命开玩笑!

闵格皱著眉头,没好气地偏过头对她说,“韩沫,你脑子清醒一点,这里是机动车道,只有开到前面一点的地方,才能停在路边。”

而此时,车已然停在了路边,韩沫灵魂出窍一般,完全没有顾及闵格在说什麽,她猛地开车门然後奋力往回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