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同桌摸下面吸奶H文,平躺腿抬起时肚子凸起

后面一连串的叫爸爸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李岩的脸上逐渐露出淡淡的笑!


“不错不错,虽然声音小了点,但是数量多,以后也能多孝顺我!放心吧!叫我一声爸,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他伸了个懒腰站起来,随后连话都不再多说,姿态随意地离开了会议室。


他一走,整个会议室内部,众人全都松了一口气,大家去哪都捂着脸,感到无颜见人!


李岩直接回到了穆清雅的办公室,等了半天,等穆清雅和那些管理层商量好拉到投资后具体的安排,大概到了下午,穆清雅才踏进办公室,带着一脸的疲惫还有隐隐的兴奋。


不过,在看到李岩的那一刻,她的脸恢复了一如往常的淡漠。


“你还没走?等了我很久?”


李岩摊开手,“大家,我都睡了一觉醒来了,你说久不久?”


“那你为什么不回家?晚上再来接我就行!”穆清雅显然想到什么,脸色微红,却还是故作平淡问。


李岩起身,一步步毕竟穆清雅,看着她的脸色一点点变化,最后露出几分忐忑。


“你干嘛?”她戒备地捂住自己的胸口。


“大姐!你可别忘了答应我的事,现在该兑现了吧?”


穆清雅当然还记得是什么事!脸瞬间通红,支支吾吾道:“我,我当然没忘记,不就是承认我们是未婚夫妻吗?我承认了,那,那又怎样?”


李岩笑了,他就知道这女人会这么想,认为只要口头承认一下就行,可是,他可不是那么想的!


“既然你认可我们是未婚夫妻,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履行未婚夫妻对于彼此之间的义务?”


“什么?”穆清雅怔然。


“不然你以为,我凭什么为了一个名头,劳心劳力啊?那可是十亿投资!”


穆清雅蹙眉,心头腹诽,是十亿投资不错,但是你可没有劳心劳力,只是打了个电话而已,还顺带认了一堆儿子!


“咳,这个,所谓的义务,从法律上一般都是有明确规定的,不过,我好像,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未婚夫妻之间的义务!”


她硬起头皮回答。


李岩摇头失笑,“清雅!要不要,我再给林董事长打个电话?”


穆清雅瞪大眼睛愣了一秒,随即脸色大变,眉头紧蹙,愤愤然地盯着他,“你,你想怎样?”


“咳!昨晚我睡得,啧啧,真是不错!舒坦!今天我也想睡得舒坦点儿!”


这么明晃晃的暗示,穆清雅的脸红几乎要滴血,咬牙切齿地低下了头,就是不说话。


不说话,就等于是默认了!


李岩爽朗大笑,声音张扬而肆意,在穆清雅的头上摸了摸,转身潇洒离开!


身后,办公室内,穆清雅羞恼地瞪这李岩离去的背影,心头砰砰急跳,她捂住胸口,神情颇为迷惘!


她心里对于李岩的帮助固然是感谢的,可是除此之外,若是换了别人,就算是帮了她,也别想她在这种关于清白的事情上妥协,可是换了李岩,不知为何,她就不觉得那么抵触了。


“咳!要不是看他还算老实,也是为了公司好,我才不会同意!”她甩去种种紧张与羞涩,平复心情自我安慰道。


……


而李岩这边,才离开穆氏集团,他就收到了一通神秘来电,说是神秘,只是因为对别人来说,从来没见过的电话号码。


而对于李岩来说,这通电话号码熟悉得不能在熟悉了!


“说吧!”接通电话,李岩语气平淡地说着。


“老大!任务有线索了!最近一次的追踪,先是位置在一所大学!”


李岩的神色瞬间严肃!


“有消息了?具体说说……”


轿车调转方向,径直驶向电话中缩描述的位置。


政法大学。


李岩将车停在大学图书馆边上,看着来来往往的学生,嘴角绽开一道冷峭的微笑。


“哼!找了这么久,终于抓住小尾巴了!”


他自言自语一句,随即皱眉,“不过,穆盈也在这所学校上学,也不知是不是巧合?”


上方交待的任务,是让他调查并解决一种违禁的药物来源,只不过来到这里之后,他就失去了消息。


根据下属报告,两天前,一个小时前,在政法大学图书馆内,有一伙人疑似携带他们调查中的那种药物,当时他的下属就跟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