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太大了太深了|我直接进入了她的身体-钱灵

王炎果然准时接她去餐厅,两人还算是愉快的用餐,但是当他们拿起餐巾拭嘴角时,王炎问了她,「等会要去哪?」她避开他的眼睛,诚实但害怕的说道,「我想去找呈旭。」王炎果不其然,态度又冷硬起来,「没用的。」「还是得试啊,难道你要看」话语被王炎的手机铃声打断,王炎冷冷的看著她,接起手机。「喂,钱灵和你一块吧?」「恩。」「那好,省得我多跑一趟,我过半小时去你家找你们。」「好。」张呈旭的声音不在显得无奈,一如以往的充满活力。挂了电话,「呈旭要来。」钱灵松了口气,太好了,她还怕说服不了王炎呢。

张呈旭一现身在门口,钱灵本来松懈的情绪瞬间又惊愕起来。「欸,一个是大老板,一个是名记者,红包可不准小气啊。」他手中拿著的,是喜帖。怎麽会,她还想劝他想开一点,没想到木将成舟,连喜帖都印好了。「你」「钱灵,别担心我。」「但是」「我发现,她松懈下来和我相处,还满吸引我的。」张呈旭笑著,「我还挺期待婚後生活。」这下连王炎都有些傻眼,这小子感情是耍了一大票人,眼下这口气、样子分明就是坠入爱河。「婚礼可别迟到,红包要大包点。」他潇洒的挥挥手就要离开,手握住门把要关门时,突然又回头补了句,「话说,你也该求婚了吧。」

钱灵被总编辑给叫了去,「钱灵,你不枉为经济杂志最有实力的记者」「好了好了,少来这套,干吗?」「那个你也知道我们的姐妹刊最近面临走投无路的情况。」「我可不是写爱情专栏的记$yín荡小说 http://WWW.SHUBAO2.coM/class12/1.html者。」所谓姐妹刊,其实压根没半点关系,充其量只是同一出版公司的出产品。那本名叫爱情经济学的杂志,最近被又薄又便宜而且随处可买通路很广的月刊型杂志,给咬掉一大块客源,话虽如此,就算她想帮忙,她也不知如何下手。「拜托你了,她们最近想出一招,就是请目前十大黄金单身汉填写她们制作的爱情问卷,如此一来,一定能吸引对那些名人有意的读者买书。」钱灵皱了皱眉,十大黄金单身汉,有六个是演艺界人物,铁定不用她来跑,另外四个都是商场钜子,其中三个论交情或许有七成机会,但是剩下那一个,交情最深,机会却最低。「拜托你了,上头说只能成功不许失败啊,如果成功,月底加发十五万奖金!」还在犹疑中的钱灵,一听见数字,有如鬼迷心窍,头就给他点了去。管他女仆装还是护士装,只要让王炎填一张问卷,十五万根本就是唾手可得,要她做什麽都愿意!

又花招尽出的好好服侍王炎一整晚,她躺在他的大床上,他的怀里,掩饰住欢爱好几场的疲惫,以极尽可爱的声音说道,「亲爱的,可不可以帮我填一张问卷?」王炎看她非同寻常的乖巧表现,早知道事有蹊翘,懒洋洋的闭上眼睛,「做什麽?」钱灵知道,唬人一时却不能瞒他一世,还不如早点把话说开才多点补救的时间,便一五一十的将问卷性质给说出来。说真的,她自己不很相信王炎会答应,他很重公司形象,如果填了那种问卷,恐怕会被严肃的金融专家给批判,而且如果他答应了,要付出的代价,绝对不只穿女仆装发嗲就可以达成。想到这,她突然觉得十五万也不是那麽诱人了。

好紧太大了太深了|我直接进入了她的身体-钱灵

「好。」什麽!钱灵不敢相信他考虑的时间是那麽短暂。「但是你也知道,该付出一点代价。」他慵懒的威胁著她。「你想要我做什麽?」其实上次女仆装交易是她自己想的,因为他只要求她要让他满意。不知道他这次会不会对她又大发慈悲一次。「我先帮你填完问卷,到时候再说。」呃这样是要叫她辗转反侧几夜?但是大金主都这样说了,她哪有说不好的分呢?

隔天把问卷档案传到他信箱後,她惴惴不安的想是否要先向编辑告个假,她深怕她被王炎玩到好几天下不了床。他说晚上会完成,叫她去他家,时间到时,她依约前往。「我先去洗澡。」当她进了门时,王炎正好完成问卷,离开电脑去洗澡。「喔。」他要洗澡,不就代表著战争就要来临了吗?她有些害怕的坐在沙发上,又觉得乾等也不是办法,应当做点事,就决定先将问卷传给编辑。她坐到桌前,手握著滑鼠正要点下送出键时,突然想到,这不是爱情问卷吗?那麽王炎对爱情,也就是对她的态度,不就会反映在这份问卷里了?其实不敢面对的情绪远胜於好奇心,她的手僵在那,迟疑不动。呈旭的话突然又蹦进脑海,「一个不爱你的人耽误彼此的人生,你愿意吗?」这不是,确认他的心意最好的时刻吗?她木讷的点开了档案。

1.q:你有情人吗?

a:有。

好紧太大了太深了|我直接进入了她的身体-钱灵

2.q:你对她的第一印象是?

a:聪明可爱。

3.q:你花多久时间第一次吻她?

a:一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