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了丫鬟小嫩苞经过,美女用身体奖励小妖精|我在

“爸,我是不会嫁给那个朱雄的,还有,今日我带着刘美过来,就是要跟你摊牌……”


刘美?原来跟着朱颜回来的这个美女就是她口中的阿美?


我禁不住多看了几眼,只见刘美一头秀发瀑布似的,在胸前的两座山峰上形成了个完美的弧度,她那圆圆的脸蛋,白得就像煮熟的鹅蛋似的,一双大大的眼睛,似乎会说话。


“摊牌?你跟老子摊什么牌?”郭家旺明显一愣。


“爹,其实在上次招考结束后,我就和阿美,还有另外两个落考的同学商议了,我们就要在美人沟办一个私立幼儿园……”郭芙蓉说。


“放屁!一个姑娘家办什么幼儿园?考不上就考不上,权当我供你读书的那几万块打了水漂,现在你必须听我的,找个人家嫁了才是正道理,而朱家也算是金鼎镇的名门望族,嫁过去你就吃香喝辣了。”郭家旺一字一顿地说。


“我说了我就是不嫁朱雄,而且这个幼儿园我也是办定了,爹,今日你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郭芙蓉双手叉腰,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


“你还反了?不嫁朱雄你嫁谁?放着好日子就在眼前你不要,你非得在这穷山沟办什么幼儿园?你觉得幼儿园是那么容易办的?”郭家旺气得七窍生烟,吼叫道:“不成,这事儿由不得胡来!”


“爹,你这话说的太对了,这事儿还真的由不得你胡来!”郭芙蓉一脸正色:“这年月了,还搞什么媒妁之言?朱雄有本事就到美人沟来追我,追得上那是他的本事,追不上就自个滚蛋。至于说办幼儿园的事情,今日已经确定,阿美的爸爸是金鼎镇教管中心的主任,他和县教育局有关系,各方面的证件都能办下来,还有……”


“还有,其实美人沟这个地方真的太落后了,伯父,你就别再阻拦我们在村里办幼儿园了。”刘美这时候插话道。


“落后?落后也不关你们的事,几个丫头片子,办什么幼儿园啊?啊?不是我说你,刘美是吧?你爹是教管中心主任,和教育局有关系,让他给你弄个正式的幼儿教师,去镇中心幼儿园上班啊?在这里瞎搀和干什么?”


“你……”刘美被郭家旺一阵抢白,顿时气得嘟着嘴,半晌也说不上一句话来。


“怎么?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你爹不是很牛吗?咋能让你在美人沟受苦?”郭家旺趁热打铁反唇相讥。


“爹!”郭芙蓉彻底怒了:“你知不知道,为了办这个幼儿园,刘美明明考试过了线,可她也要放弃面试的机会和咱们一起打拼,到时候就是她当院长!还有,为了能在美人沟顺利地办成幼儿园,阿美还拿出自个存下的两千块私房钱,准备在村里杀一只羊宴请乡亲们,期待能得到大家的支持……”


“哟?谁教你们的这种下三滥手段啊?还拿出两千块在村里杀羊宴请乡亲们?”郭家旺冷笑起来:“还私房钱呢,两千块?拿出来我看看?”


“我……两千块已经给芙蓉了!”刘美气咻咻地说。


“可是……可是这两千块让我给张阳哥哥在医院里交了医药费,所以,爹,这买羊的钱你得拿出来!”郭芙蓉委屈地说。


“切——”郭家旺翻了翻白眼,半晌才吼叫起来:“你说什么?你拿了人家两千块,回头你给小漆匠交了医药费,现在你竟然要我拿出来?臭丫头!没门!”

“给寡妇买项链,几千块你都舍得给,支持我办幼儿园你就这么抠?你还是我爹吗?”郭芙蓉终于哇的一声哭出来,并大声咆哮着。


“你说什么?”郭家旺也是被激怒了,大吼一声之后,就甩过去一耳光!


郭芙蓉的粉脸上瞬间就出现了个巴掌印,眼眶里晶莹的泪珠也立刻夺眶而出。


郭芙蓉张大嘴巴,恶狠狠地看了一眼郭家旺,捂着脸转身就冲出家门。


父女俩竟然瞬间就闹到这个地步,这是我和刘美两个旁观者都始料未及的。


半晌,刘美一跺脚,胸前两座山峰颤抖一下,一个转身也是追了出去。


我也因此回过神来,说:“郭村长,你太过分了,芙蓉妹纸可是为了我才把买羊的钱给交到医院,这是我欠她的,你把钱给了她,等于我欠你的,你说什么也不应该打人啊?”


郭家旺并未消气,继续吼叫道:“小丫头片子是我女儿,要打要骂关你屁事啊?你个小漆匠算老几?对了,说到钱,这都是因为你才惹起来,现在就去把我女儿追回来,要是她因此有个阴差阳错,你也给我滚蛋,别在美人沟混了……”


听了郭家旺这话,我不假思索地转身,并朝着郭芙蓉和刘美跑远的方向追过去。


讲真,我很理解此刻郭家旺和郭芙蓉的感受,父女之间最后竟然闹到这个境地,不得不说我也有点责任,如果郭芙蓉因此出了啥问题,我这心里也过意不去。


村外的小河边,郭芙蓉蹲在地上抱头痛哭,刘美则在一旁轻声安慰。


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就远远地站着,直到刘美终于把郭芙蓉安抚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