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黑人第一晚下身被舔感觉酥软—啊用力点好棒

楚王唤了太医来看我的脚踝,说是扭伤,过上几许日便好。老太监这时重重跪下来,“启奏王上,地面发现水痕,怕是哪个大意宫女端酒时滴上了。”我坐在大座旁边,听见楚王‘哦’了声,然後转头看著我笑道:“不知凝妃想如何处置?”

听见这个称呼,下面的人又是一阵窸窣细语,我蹙眉,‘凝妃’这个词怎麽那麽像在哪里听说过。楚王见我不说话,转头对著太监说:“既然朕的凝妃心生不悦,倒酒宫女悉数乱棍打死罢。”我惊讶转头看著他,只见他对著我勾唇笑著。

和黑人第一晚下身被舔感觉酥软—啊用力点好棒好大粗_蝶入宫锁

那麽残暴?!我还没反应过来,全部宫女跪地,“奴婢罪该万死,谢王赐罪!”我听罢赶紧立刻摆手:“不不不……不要打死!我没什麽事啦,不用搞得那麽严重吧。”楚王笑了声,“那不知凝妃想如何处置才好。”

愣半日才发现他是叫我,我摇摇头:“是我自己不小心滑倒的,和她们有什麽关系,要赐罪就赐我的罪罢。”讲完之後我才想起,好像要赐罪的人是墨皓空,赶紧低下头,不再大言不惭。

这时一个大臣请柬,楚王挥手准奏,“臣以为,这十六王爷之义女果有当年凝妃之凤仪,真真当之不愧。”这时全部大臣都走了出来,“恭喜王上,贺喜王上,喜得凝妃!” 墨皓空缓缓走了出来,然後行了个礼。

看著身下的排场,我觉得我也应该要跪上一跪,可是刚下大座便又崴了脚,楚王扶著我对下面笑了声:“今日凝妃身体抱恙,改日待她体祥再贺罢。”大臣们又齐齐磕头,“恭送王上!恭送凝妃!”

楚王一把抱起我,便将我送到门口小轿上置放上,他随後也坐到我旁边。我转头看向大殿,垂下眼,都还来不及……和墨皓空还有二哥道别。

第九章

随著轿子一晃一晃的,我才顿时感知和一个陌生男子相处的尴尬,而他却紧紧贴在我身旁,那麽今日这样,他便算是被设定为我的夫君了麽?……我抓著裙摆,低声问道:“那个,我以後要唤你什麽才好。”他看著天空似思虑了一下,“就随妃嫔们的叫法,唤我王吧。”

和黑人第一晚下身被舔感觉酥软—啊用力点好棒好大粗_蝶入宫锁

沈默让我有些受不住,我咬了咬唇:“那王全名叫什麽啊?”听见老太监抽了口气,我看向他,只见他一边偷偷摆手一边挤眉弄眼的摇头,我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麽,低下头又沈默著。

男音淡淡开口,“怎的,十六叔没教你麽。”我摇摇头:“教了许多,不知王指哪样。”男子重重的笑了起来,“教了许多还这样不济,真真有趣。”我皱眉看著他,他却一脸嘲弄,我咬唇,狠狠抓著裙摆。

大王就了不起了,哼!气不打一处来来,我反驳道:“再不济不也是王自个儿挑的,这和我有什麽关系。”男子笑了笑,“我叫墨子渊,你若情愿,叫我子渊亦可。”我皱眉:“可你刚才明明让我唤你王,变来变去的,该是唤哪个?”

墨子渊无奈摇摇头:“真不知凝妃从头到尾何曾将我当作‘王’了,唤百遍亦无不同。”我看他敛去霸气还挺平易近人的,我便点点头:“那我就唤你子渊吧,你也叫我岚蝶,别唤我凝妃了,有些听不惯,好似不是唤我。”

回到寝宫,发现他和我同入,我惊讶的看著他,想起墨皓空和我说嫔妃都有自己寝宫,而王就算宠幸也几乎不会留宿。这麽晚了,墨子渊不会想留在这儿吧?他看了看我,笑道:“蝶儿这是在怪我没有提前帮你备好寝宫麽。”

我不太明白:“这不是我的寝宫?”老太监又深深吸了口气,咳了咳,我皱眉,又做错什麽了麽?墨子渊看了眼老太监,挥挥手,老太监对屋里的婢女招招手,便一同行个礼弓著身子下去了。墨子渊拉著我坐到床榻上,轻声说:“这是我的寝宫,而你的,我忘记给你准备了。”

和黑人第一晚下身被舔感觉酥软—啊用力点好棒好大粗_蝶入宫锁

我惊讶看著他,皱皱鼻子,“子渊真小气,竟连寝宫都不给人准备。”墨子渊无奈撑著身子在床上看著我:“哎,没办法的事,最近建新宫,确是花费了不少金银。”我嘟嘟嘴:“好吧,既然这样,在有房间给我之前,我就勉强与你同住了。”

墨子渊笑了笑,“那我还需多谢蝶儿体贴入微了。”我摆摆手:“这有什麽,一般贴心啦。”墨子渊勾唇从床沿起身,背著我张开两臂,我看著他,疑虑的开口:“子渊这是作甚?”看见他的肩膀细细抖动著,一会儿後,他似忍不住的用手支著自己的膝盖,大笑了起来。

我蹙眉,看见他捂著自己肚子滚在床上大笑,我狠狠的拍了一下他:“你笑什麽?!”墨子渊扶著自己额头,努力克制笑意:“真不知明日是否应该将礼部全员换去,哈哈哈。”我脸一红,想起自己并未过礼部那些小试。

等他笑完,他就那样大字型瘫在床上,我无奈的看著他,他转向我,眼眸还含笑意。我撇撇嘴:“那你教我呗,你刚才是要我作甚?”墨子渊咧开嘴,“是要蝶儿帮我更衣。”我咬唇:“那你说一声不行,非要将我当傻子一般去笑话麽。”

忽地墨子渊将我压倒在床上,我吓了一跳,被他的靠近弄得心脏噗噗直跳。他锁著我的双眼,轻声问道:“那蝶儿能否告诉我,十六叔都教了你些何物?”我无辜看著他,学了好多啊,要一一说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