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女n男 啊凶猛挺进,前后夹击啊,啊再深点|神医在

要懂法


“爹,你什么意思啊?”



文学

张小蒙娇嗔着反问。



张大六打着马虎笑道:“只是感慨,感慨……”



虽然姚海一再要求送张大六回家,可张大六却执意不从。他或许是担心姚海和张富贵再次相遇,又起冲突。



姚海也不好坚持,于是遣散村民,和小莲回到小破屋般的家,兄妹一起聊到半夜才相继睡去。



第二天大清早,姚海家的木板门突然被人敲得咚咚响。



一个清脆的女声在外喊:“海子哥!海子哥!我爸和我哥打起来了,你快去看看我爸吧!”



姚海听出这是张小蒙的声音,又想起她昨晚明亮的眸子,这样的女孩怎么就摊上这样一个哥哥呢。



打开大门,第一眼看到姚海的张小蒙就扑到姚海怀里。抬起哭肿了的大眼睛说起昨晚发生的事。



那张富贵可真不是人,自己的爹生死不明,他就已经开始谋算张大六的财产了。



昨晚他说回家报警,其实是一人来到张大六的家,偷偷撬开门锁,拿走了张大六攒的60多万,还顺手拿走了他妈生前给张小蒙置办的嫁妆,那可是一整套珠宝首饰。



回到家后,看到满室狼藉的张大六以为家里遭了贼,急火攻心又犯了病,在张小蒙好说歹说之下才稍稍平复,平稳的度过了一夜。



可没想到凌晨刚过,张富贵又从自己家中折返,回到张大六家里,还想翻些值钱的玩意儿。



这一次父子相遇,张大六一怒之下抄起手杖砸在张富贵身上,张富贵不是任打任骂的货色,将张大六按倒在地拳打脚踢,好像要把自己的爹打死才罢休。



张小蒙情急之下只好来找姚海帮忙。



听着怀里的少女梨花带雨的讲述,姚海心中无名火起。一开始张富贵想要霸占他的妹妹,接下来又诬告他是贼,现在对自己的爹竟想置之死地,这样的人千刀万剐也死不足惜!



“走!这事儿我今天管定了!”



姚海拉起张小蒙的手就往她家赶,却听见身后一声娇翠欲滴的哀鸣。



姚海心疼的问:“怎么了?”



张小蒙提起裤口,只见她如凝脂一般皙白的小腿上有一道明显的青紫伤痕。



“你哥打的?”



张小蒙眼泪吧嗒就落到地上,轻轻的点点头。



“这个畜生!”姚海一拳砸在门板上,一声“哐啷”把张小蒙吓个激灵。



姚海温柔道:“没事,我抱你去。”



张小蒙突然感觉自己高了一个头,和姚海齐平。随后感觉一只如同精钢一般坚硬的手臂环在她的腰上,另一只手强力托起她的屁股,然后整个人腾空而起,落在姚海的肩头。



“啊!”



张小蒙发出惊呼,她现在坐在姚海的右边肩膀,姚海一手压住她的大腿,一手托着她的后背。



这个人像山一样。少女心中默默感叹,小心的体会着如山的安全感。



“走咯。”



姚海话音刚落,张小蒙就感觉自己像是骑马一样在姚海肩头有规律的抖动。



姚海有些后悔这个姿势了。



为了避免更久的尴尬,姚海的步子变大了,同时肩头少女的抖动也变大了。



突然,张小蒙发出了一声似有似无的喊声,姚海也听见了张小蒙身体里扑通扑通疯狂的心跳。



“到了。”



幸好到了,不然姚海不知道怎么缓和这样尴尬的局面。



放下张小蒙,她的脸红得能捏出血来。



“你进去看看我爸。”



姚海推开张家大门,只听见张富贵的怒骂。



“老不死的,你还敢打我!你看我怎么打死你!”



姚海心中怒起,喝道:“住手!”



张富贵回头一看,原本狰狞的面孔变得更加恐怖。



“我透你娘。老子家里的事轮的着你来管!你先等着,我先收拾了这老不死的,然后再来收拾你。”



张富贵一边说着一边捡起地上的一块砖头,就往张大六头顶砸去。



“我艹。”姚海没料到张富贵竟然丧心病狂到如此,对自己的亲爹下手竟然这么狠。



飞起一脚踹在张富贵的左肋,张富贵混迹多年反应也算迅速,夹紧左臂生生挡住了姚海这必杀的一击。



姚海是真的想杀张富贵,斩草除根。要是只让张富贵坐牢,有一天他出狱了再来报复,无论是谁被他伤害了,姚海都不能接受。



但在这一脚之后,姚海已经不能杀张富贵了。



——张富贵的左臂断了。



在法律上说,刚刚的张富贵正在暴力伤害他人,这时候杀了他,姚海根本不需要承担任何法律责任。但现在张富贵断了一只手臂,再杀了他就是防卫过当,是会判刑的。



不过,再打断他一条腿,呵呵,一点问题也没有。



杀不了你,就让你成为废人!



姚海一脚踢开张富贵右手拿着的砖头,然后踩在他的胸口,全身往下一蹲,张富贵发出一声闷哼,感觉胸腔里面的空气被全部挤了出来。



这是军队捕俘里的黑手段,任你是钢筋铁骨的硬汉,一个人压在胸膛让你只有出气没有进气,过不了10秒,你就会感觉自己的肺像是被火烧了一样,整个人像是要爆炸了。



张富贵现在只有对空气的渴望,除了空气,没有东西可以让他现在滚烫的肺感到一丝凉爽,至于反抗?



张富贵抬一下手指头的力气也随着空气一起抽走了。



“这一拳,是替我妹妹打的。”



姚海一拳砸在张富贵的脑门,雪地里张富贵的脑袋随着落拳低了十多公分。



“这一拳,是替你妹妹打的。”



姚海一拳打在张富贵的右锁骨,张富贵右边身子顿时塌下几公分。



“这一脚,是替张伯伯教育你的!”



姚海起身对准张富贵的右腿膝盖猛踩,张富贵的右腿向上折起一个诡异的角度,然后全村人都听见了张富贵撕心裂肺的嚎叫。

第七章英雄际会龙腾四海


料理完张富贵,姚海把张大六扶进堂屋。可怜张大六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被张富贵踢断了三根肋骨,右手手腕粉碎性骨折,额头不知被什么打了个缺口,血流如注。



好不容易将老人包扎好,张小蒙却怎么也寻不见。直到姚海看到了落在地上的手机,正准备报警,翻开通讯录一看,110的号码赫然可见。



姚海这时明白了,张小蒙可能以为他打死了人,不仅报了警,还慌慌张张的把手机丢了。



“这姑娘,怎么就不看清楚些?算了,她看见了也受不了。”



姚海嘴里嘀咕着走出堂屋。



此时天空落着鹅毛大雪,张富贵断了手脚,像一只受伤的野狗在雪地中哀鸣,不一会就被大雪掩埋,没了声息。



……



虽然大雪纷飞,但隔着好几十米姚海就看出来的警察是赵忠。



赵忠快步走上来握住姚海的手佩服的说:“队长,这雾蒙蒙里看人的本事还在呢。”



姚海不无得意的回答:“那当然,这可是设伏时必备的技能。你可别忘了,当年还是我教给你们这群新兵蛋子的。”



“没忘没忘,队长的恩情我赵忠没齿难忘。我听说古桐村出了事,报案人又说和队长有关系,所以立刻就赶来了。队长,出什么事了,报警的女孩说你打死人了?”



赵忠当然信得过姚海,若是姚海杀人,那人一定罪该万死,可法律不讲罪有应得人人得而诛之,要是姚海真的杀人,他一个小小的基层民警是不可能保下来的。



不过赵忠在来时就已经下定决心,就算不能保下姚海,也要放他一条路。



姚海的回答让他松了一口气。



“怎么可能呢,咱又不是在部队里的时候。不过我确实教训了一个小子,诶,别急眼,我知道轻重。断了一只手,一条腿,右边肋骨全部错位。”



赵忠还是急眼了,这可比杀人还麻烦了。



“这可是重伤三级,人家可以讹你一辈子!”



姚海拍落赵忠肩头的雪花,得意的说:“他拿着砖头杀他老子,我只不过是制止犯罪,这院子里人证物证俱全,法医随便查。嘿嘿,要不是我出手,咱们仓河镇可就爆发了一个恶性杀人事件,还是儿子杀老子这样充满保障性的新闻。别的不说,镇长和你们所长得撸吧?要我说,你们警察局还得给我一个见义勇为的锦旗呢,还能让罪犯讹我的钱?”



赵忠一下子明白了姚海的打算。



“哈哈哈,队长果然有心机,地上的小子就是上次诬陷你入室盗窃的家伙吧?队长,你这可是公报私仇啊?”



姚海突然变了脸,严厉教训道:“呵呵,你小子还取笑起我来了。你可是人民警察,这里是案发现场,严肃点!”



“啪嗒。”



赵忠本能的立正。然后委屈的对姚海说道:“队长,我来仓河镇就是为了等你回家,我知道你有本事,我想到你手下做事,就像当年我们在部队里一样。”



姚海斩钉截铁道:“我不收。”



赵忠诧异问:“啊?为什么啊?”



姚海心中早已有了一个计划,这个计划可以让他,让整个古桐村乃至出马县发家致富,而这个计划需要一个体制内的人,这个人就是赵忠。



“我要你在派出所里继续干,有什么消息你可以提前告诉我,有些事非体制里的人不可,你懂吗?”



赵忠愤愤的说:“队长,我就是一个小民警,能有多大用处?再说了,派出所里每天处理的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我早就受不了这鸟气了。队长,你就让我到你手里干事吧!”



姚海语重心长的说:“赵忠,我现在正是创业艰难的时候,你来我这里得不到多少发挥,留在派出所对我的用处反而更大。工作里受的气你暂时忍忍,以你的能力不会仅仅是一个普通民警的。”



赵忠被说服了:“好,队长,我就为了你继续当警察。”



经过一番取证,案子以见义勇为终结了。



送走赵忠,一直躲着的张小蒙出来了。



“是你报警的?”



张小蒙紧张的摇摇头,然后认命的点头。



“没关系的,我本来就打算报警的。那是你哥,你不会记恨我吧?”



张小蒙凛然说道:“他不是我哥,你才是!”



“哈哈,你从小就倔,现在还是。”



姚海摸摸张小蒙的小脑袋接着说:“张伯伯我刚刚给他把脉了,没事儿,他的病我再配服药,用几个疗程就好了。”



张小蒙抬起头惊喜道:“真的?”



姚海装作生气道:“我哪能骗你!”



然后他发现了张小蒙脸上的异色,从刚开始出现,她似乎就有些害怕。



“等等,你除了报警,还干嘛了?”



见到被识破了,张小蒙一溜烟跑进家里,留下充满歉意的声音:“我给李默,刘西梅,赵前程打电话了,说你杀了人,叫他们来见你最后一面!”



李默,刘西梅,赵前程是姚海从小到大的朋友。



李默和姚海是把兄弟,刘西梅是姚海的表姐,年前嫁给了李默,赵前程则是姚海最要好的同学,他们四个人从小在古桐村出了名。



诨名“四人帮”。



姚海正想转身追问个究竟,身后就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



“我还真的以为你杀人了呢。姚海,你回来了怎么也不通知我们三个一声啊,接到你的第一个消息是你成了杀人犯!”



不用回头,姚海就知道这是李默的声音。



李默棱角分明的方脸,高额头,高颧骨,高鼻梁,深深的眼窝中秀丽的大眼睛闪闪发亮,要不是他长得帅,姚海才不会让自己的表姐嫁给他呢。



刘西梅有些反应过度,冲到姚海面前上看下看,最后拍拍心窝自我安慰说:“没血,应该没杀人。”



然后伸出食指顶着姚海的脑门,嗔怒道:“你回来了怎么也不和我们说一声,你知道我听到小蒙说你杀人了有多害怕吗。伯父伯母都不在了,你现在可是我的心头肉!”



姚海肉麻的说:“姐,你比我大不了几岁,说起话来怎么这么老气了。”



“长姐为母嘛,梅姐也是担心你。”



说话的人环抱双臂,身材消瘦,脸部轮廓不深,两道漆黑的浓眉十分醒目,正是赵前程。



姚海笑嘻嘻牵起他们三人的手,宣布道:“四人帮重聚!”



李默为人理性,见到姚海没事之后就问:“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



刘西梅挖了李默一眼:“才刚刚见面而已,咱们先叙旧,再说正事儿不行吗?”



赵前程在四人中话最少,但他更了解姚海,知道姚海有话要说。



“这次回来我想继承爷爷的衣钵,把我家的医馆再开起来。”



刘西梅不满意的说:“就这?医馆能赚几个钱?”



姚海神秘的摇摇头:“命值多少钱,医馆就能赚多少钱。你们来吗?”



李默没有任何疑问,单刀直入道:“我入伙了。”



“老公发话了,我没异议。”



“四人帮哪能缺了我,我也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