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肉不许女主穿内裤,把葡萄一点一点挤出来

但是时不时的会抬头看看前面同样弓腿弯腰的姑姑,看着姑姑挺翘的屁股在前面富有节奏的一颤一颤的,王小猛猛咽着唾沫,只觉得自己的身子从里往外开始冒热气。


王小猛虽然管赵菲菲叫姑姑,但是两人并没有血缘关系,而王小猛之所以叫她姑姑是因为按照村里的辈分来看,她和王小猛死去的老爹平辈。


而其实呢,赵菲菲也就被王小猛大上一岁,身体发育的近乎完美,挺翘的屁股,饱满硕大的双峰,尤其是此时穿着花裤衩子露出来的洁白大腿,让王小猛忍不住想要摸上一把。


王小猛你这个家伙,又偷懒是不?吃我们家的,住我们家的,还偷懒你是不是想死呀?!当王小猛正看着赵菲菲洁白大腿流哈拉子的时候,赵菲菲突然扭头掐腰的对着他吼道。


听着赵菲菲的话,王小猛赶紧晃了晃脑袋,用手擦了下嘴角,憨厚的笑道,咋会呢,姑姑,我这不是正干着活呀。虽然赵菲菲看着刁蛮任性,动不动就挑自己不是,但是王小猛知道,赵菲菲就是刀子嘴豆腐心,比谁都疼自己,心疼自己是个没爹的娃儿。


小姑,你整天在地里干活皮肤咋还这么白嘞?王小猛讨好的说道。那是,给你说小姑的皮肤可是比你大姑姑的都白,你说咱村哪个姑娘有我白呀?赵菲菲听王小猛夸自己当即得意的笑道,当即忘了王小猛偷懒的事了,哪个女人不希望别人夸自己白呀。


嗯嗯,那是,咱村女人都没小姑白。王小猛赶紧点头道,不过心里却嘀咕道,大姑姑比你的也不差吧。就在姑侄俩笑呵呵说话时候,突然从地头传来一阵喊声,王小猛,赵菲菲,赶紧回家,孙兴去你家了!


听着人的喊声,王小猛登时吓了一跳,孙兴,赵家庄的村长,仗着自己大舅哥是公安局局长就整天为非作歹,最是好色,以前几次想强上赵雪都被王小猛给撞破了,没想到今天又去了。


想着这会儿家里就大姑姑赵雪一人在家,王小猛急了,扛着锄头就往回跑。到了家,就看到门口挤着一群村民,嘴里嘀咕着作孽呀之类的,可是碍于孙兴的淫威根本不敢进去制止,看着王小猛要往院子里冲,登时拉住他。


小猛,你别犯傻呀。你要是得罪了孙兴,你这孤儿还能在赵家庄待着呀。就是,小猛,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你祖上想想呀,你还没下崽呢。……


王小猛听着村民的劝告,奋力挣扎着身子,仍是不停往里挤,放开!你们放开我!你们怕孙兴,我不怕!放开我!想着大姑姑赵雪一直对自己爱护有加,好吃的都让自己吃,此刻却正在屋内被孙兴那混账羞辱,王小猛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


王小猛从小干活一身的腱子肉爆发力很大,几个村民硬拉着,还是被他给挣脱了,脱开后的王小猛赶紧朝屋内冲去,可是房门被孙兴村里面拴上了,根本就推不开。


王小猛透过门缝看到孙兴将赵雪按倒在桌子上,赵雪的双手被孙兴反剪在后背,而更让王小猛愤怒的是,赵雪的裤子被脱到了腿弯处,而孙兴这个畜生正在……


看着赵雪哭喊求饶,王小猛心如刀绞,用尽了力气拼命的砸门,可是奈何因为家中只有两个女人,赵雪和赵菲菲为了防止歹人进门,用的是上好的枣木,结实极了,根本就砸不开。


因为疼痛,赵雪的哭号声渐渐小了,孙兴那猖狂的笑声越来越大了,咋样小雪,爽的没劲骂了吧,哎呦,你这可真紧,妈的,爽死爷了,过几天再尝尝你妹妹滋味,真没想到你俩这美人坯子竟然还都是雏,哎呦,便宜我了!


听着孙兴的话,赵雪用尽全身的力气骂道,孙兴你这个畜生,你不得好死!赵雪的谩骂一下子激恼了孙兴,孙兴手啪的一声扇在了赵雪的脸上,臭婊子敢骂老子,要不是老子你连男人啥滋味都不知道呢!


门外的王小猛看着赵雪被孙兴一巴掌将嘴角血都打出来了,急的哭喊求着围观村民道,你们帮帮我,帮我把门撞开,求求你们了,求求……


可是赵家庄的村民早就被孙兴打怕了,那里敢和他做对呀,听着王小猛地请求,不仅没要帮的意思,反而劝说王小猛别闯祸了。


看着屋内孙兴猖狂大笑着在赵雪身后粗暴的动作着,王小猛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身子一晃就要倒下,可是这时候却被才跑回来的赵菲菲扶住了。赵菲菲哭着说道,小猛,别闹了,咱们惹不起孙兴,咱……


可是赵菲菲的话,还没说完,王小猛就像猎豹一样将赵菲菲推开了,嘴里喊着,不!孙兴你这个杂碎,你敢动我雪姑姑我杀了你全家!


王小猛冲开了人群,村民只当他是受不了刺激,想找个地发泄一下,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王小猛竟然真的往村长孙兴的家跑去。


王小猛的速度很快,在村里七拐八拐就到了村长孙兴的家里,他现在就是头失去理智的猎豹,逮谁咬谁,看着孙兴家的院门在里面拴着,王小猛往后退几步,接着一个大跳就上了院墙。


刚跳进院墙,就看到一个女人曼妙的身子在窗户里若隐若现,王小猛知道那是孙兴的老婆,也就是公安局长的妹妹马小花,他二话不说快步冲进了屋里,在马小花还没来的及喊之前一下子捂住了她的嘴!

孙兴那个畜生强了俺雪姑姑,我就让你偿命!王小猛说完拉着马小花就往桌子上走去,他看到那里有把水果刀。听着王小猛的话,马小花吓坏了,眼泪都流出来了,等王小猛腾出手去拿水果刀的时候,她才有机会说话。


你是王小猛吧,我知道你,你爹死在了矿上,你小小年纪,还没给家里留个后可不能做傻事呀,你要是杀了我,你就得被判死刑了。王小猛此时满腔的怒火,想着孙兴玩弄赵雪的狰狞面孔,他根本就没有丝毫理智可言了。


死,死我也要拉着孙兴全家做垫背的!王小猛低吼道。马小花看着已经失去理智的王小猛,心里暗骂狗日的孙兴又给老娘招惹祸害了,看着王小猛已经将水果刀拿了起来,马小花脑子里一亮,立马喊道。


小猛,孙兴那畜生不是强了你雪姑姑吗?那你,你也把我那个不也是一报还一报吗?这样我不用死,你也不用死了,还能报仇不是挺好吗?


马小花的话,让王小猛一愣,看着马小花三十多岁的身子,风韵犹存,丰腴的身子,挤在自己身上软绵绵的,王小猛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


感受着王小猛动作一顿,马小花知道自己的提议让他心动了,为了活命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一只手慢慢的就往王小猛裤裆抓去,这让王小猛的身子猛地一颤。


身体感觉到王小猛的变化,马小花更是卖力了,有些粗鲁的一下子将马小花推在地上,拿着水果刀指着马小花道。脱!孙兴那王八蛋敢欺负雪姑姑,俺今儿就也欺负他老婆,看什么看,给我脱,脱光了!


马小花见王小猛不杀自己改成强了自己了,心里也是一喜,看着王小猛大裤衩子已经被撑起来,便手脚利索的将衣服快速的脱干净了。


王小猛第一次见到脱光光的女人,登时被迷住了,心里暗骂孙兴老婆皮子还真他娘的白呢,尤其是那一对雪白,白嫩的让王小猛想咬上一口。王小猛稍稍愣了一下,登时将裤衩子脱掉,像狼一样,冲向了马小花。唔……


王小猛感觉着自己就像是进了一个狭窄深邃的山洞之中。感觉着那股巨大的温热和压迫,王小猛像是突然被激怒的饿狼,开始狠狠的冲击猎物。


王小猛看着马小花紧咬着嘴唇就是不叫出来,他怒了,他就是为了报复孙兴,他就是要马小花惨叫出声,想着赵雪趴在桌子上的凄惨叫声,他一边拿着匕首杵在马小花的脖颈上,一边吼道。叫呀!你这个臭表子怎么不叫呀!我要弄死你!


可是他却不知道,在这样的威胁下和冲击下,马小花却没有害怕的感觉了,反而觉得刺激非常,自己丈夫跟这小伙简直没得比。她紧咬着嘴唇就是因为太爽了,要是自己叫出来让王小猛发现了,会恼羞成怒,但是此时见王小猛拿着水果刀威胁,她也顾不得假装了,


赶紧吓得尖叫出来。这叫声果然让王小猛兴奋了,大手使劲的抓上了马小花的雪白,嘴里骂骂咧咧道。狗娘养的孙兴,你欺负俺雪姑姑,俺就把你老婆弄死!


王小猛一边说着一边更加粗鲁的驰骋,但是他却不知道这样的刺激和虐待却让马小花得到了久违的快*感,她只希望王小猛更狠些,再狠些。


可是就在王小猛愤怒的冲击折磨她的时候,大门突然哐当哐当的响了起来,接着就是门闩被打开的声音,再接着就是孙兴的声音。小花,俺回来了,饭做好了吗?可是当他推门而入后,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一黑一白两具身体,在地上……


操你大爷的王小猛,你敢弄我老婆!说着孙兴,就冲着王小猛打来,可是就在他要冲上来的时候,王小猛手上一用力,水果刀生生的陷进了马小花洁的脖颈之中,丝丝鲜血流出,疼的马小花尖叫。孙兴你个狗娘养的,来呀,你敢来我立马宰了你老婆!


看着王小猛眼中的狠厉,孙兴吓了一跳,他能当上村长,这么肆无忌惮的作恶,都是靠马小花那个公安局的哥哥罩着,要是马小花出了什么事,他所有的一切就都没了,所以听着王小猛的话,他犹豫了。


而这时候一直在享受的马小花,见孙兴突然插一脚进来,害的自己被王小猛用水果刀抵住了脖子,登时惨叫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又去祸害人家小姑娘,作孽呀,你别过来,他真会杀了我的。啊……疼,王小猛你轻点,啊……


王小猛听着马小花的惨叫,看着孙兴脸上的愤怒和无奈,兴奋极了,咬牙切齿的冲击也是越来越快,可是突然他感觉到马小花猛然收紧,一股巨大的温热侵袭而至……

王小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冲刺,而后直到看着马小花痛苦的直抽搐,才站起身来。随后用手抵着马小花的脖子,驾着被吓得腿软的马小花到孙兴跟前,看着孙兴可恶的嘴脸狠狠地说道。够娘样的孙兴,你要是再欺负姑姑我就把你老婆给宰了!


这时候马小花被王小猛挟持着,看着此时情绪不稳的王小猛孙兴知道不能刺激他,强忍着心底怒气,冷眼盯着他,低吼道。放了我老婆!


看着孙兴这个时候还敢耍横,王小猛水果刀一下子扎在他的手臂上,哧溜一声拔出来,看着孙兴手臂不停流血,恶狠狠的说道。这是利息,下次就没那么好运了。


接着一下子将马小花推到孙兴身上,而后快步跑了出去,而见马小花脱困,孙兴强忍着手臂的疼痛就要追出去,可是却不料被马小花给喊住了。回来,别去!你是要让人知道你老婆被人给糟蹋了吗?你这个狗日你让你少做点孽,你不听,现在连累我……


马小花的谩骂声,让孙兴不得不忍气吞声。王小猛跑出孙兴家后将水果刀随手仍在村里的粪堆上,想着刚才孙兴那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心底一阵兴奋。


这时候他刚报复了孙兴不敢立即回家,他害怕孙兴回头就找上门,要是自己回家的话,恐怕还会连累两个姑姑,想着雪姑姑那么好的女人被孙兴这个畜生给糟蹋了,王小猛就悔恨的想死,他心底发誓以后再也不要让姑姑受到任何伤害了。


王小猛一直在村后的小树林里猫到了天黑,等村里炊烟升起的时候,他才开始偷着往家跑去,刚到家门他就听到屋内女人叽叽喳喳的声音了。赵雪你可真没白疼王小猛,这家伙真带种,今儿拿着刀子就把孙兴王八蛋给捅了。


可不是,我看着孙兴捂着胳膊去卫生室,血流的哗啦啦的,听马小花说要不是孙兴反应的快,说不准被王小猛捅死了。是呀,小猛这孩子可比咱村男人都有种!行了,别说了,说不准以后孙兴咋的报复小猛呢,要我说等他回来,还是劝劝他,让他跑吧。


好了不说了得回家做饭去了接着王小猛看着一群女人呼啦啦的从屋子里出来,赶紧藏到角落里等他们走远了才出来,可是刚要进屋看看赵雪怎么样的时候,就听到屋内传来了赵雪和赵菲菲的声音。


姐,要不咱让小猛出去躲躲吧。他捅了孙兴,这孙兴能饶了他呀。哎,小猛那性子你还不知道,平时看着吊儿郎当,其实拧的很,要是没出事还好,这会我刚被孙兴给欺负了,他咋的肯走呀。他敢?他要是不走,看我不打烂他的腚!


赵菲菲刁蛮的声音刚一落下,王小猛就气哼哼的进了屋子,不!我就不走!我就在这守着,看他狗娘养的孙兴能咋的我!


说着王小猛一下子就窜到了床边,看着赵雪发白的脸,王小猛哭着趴在了她的身上,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自己珍爱的姑姑,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糟蹋了他却无能为力,他怎么能不气,不怨,此时他觉得即使将孙兴千刀万剐也不解恨。


王小猛越想越气,哭声越来越大,惹得一直强颜欢笑的赵雪也开始呜呜的哭了起来,而赵菲菲更是在一旁抹泪,看着王小猛哭的身子一颤一颤的,心想,这个小侄子果然没白疼。


经此大难,三人都没有任何的食欲,哭完后三人就睡下了,赵雪家的房间就两个,外屋赵菲菲和赵雪两人睡在大床上,而王小猛就在里屋睡个小木床,这个木床还是自家破房子塌后他强行扛出来的呢。


黑夜无言,却将姑侄三人的心紧紧地拢在了一起,昏睡中王小猛做了一个梦,梦中他和赵雪、赵菲菲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但是突然画风一变赵雪和赵菲菲赤果果的拥在自己身边,柔腻白嫩的肌肤,让王小猛人大呼爽,而赵菲菲的小手更是大胆的往自己裤*裆里抓去,舒爽的感觉让王小猛顿觉一股尿意袭来,接着醒了。王小猛经历了人生第一次梦*遗,醒来后摸着黏糊糊的下面,他心虚的往门口看了看,然后赶紧将裤衩子脱掉,藏在了枕头底下,然后起身去方便。


因为此时已经是深夜,两位姑姑已经熟睡了,所以他也不用担心自己这么光着出去会被撞见,着急忙慌的打开沉重的枣木门跑到了院子里,在东南的茅厕里呼哧呼哧的方便完抖动了两下身子,转身就回屋子了。


可是刚走到门口,就看到赵菲菲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而且眼睛还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下面,吓得王小猛赶紧伸手捂住,声音沙哑的问道。小姑你,你咋醒了?


听着王小猛的问话,赵菲菲才从那巨大的震惊中醒来,刁蛮道,你这个小家伙还好意思说,开个门用那么大声,把我弄醒了,我不得看看呀。


赵菲菲说着话,眼睛已经玩味的在王小猛的身上转悠起来,结实的胸膛,浑身散发着荷尔蒙,让她这个未出阁的大姑娘有些脸红,不自觉的就想要伸手去摸。而看着赵菲菲伸手朝自己摸来,吓得王小猛赶忙往后一退,小姑你,你干啥呀?


王小猛突然往后一退,让赵菲菲手上一下落空,忍不住往前一步,伸手去摸,可是她却没有注意到脚下的门槛,所以一下子被绊到了。啊……她惊呼着。


而眼看着赵菲菲就要摔倒在地,他也顾不得了保护自己的春光了,赶忙伸手抱住了赵菲菲,接着咚的一声,王小猛后背摔倒在结实的地面上疼的嘶哑咧嘴的。而这时候赵菲菲也反应过来了,看着王小猛疼的脸皮抽搐,吓得手捧着王小猛的脸说道。


小猛摔哪了,别吓姑姑。赵菲菲的话,让王小猛一阵无语,就不能起来再说吗?压的他…呃…他正要开口让赵菲菲起来的时候,才突然发现……


因为在熟睡的缘故,赵菲菲此时只穿了一件浅薄的睡衣,王小猛仰着头看着压在自己身上挤变形的雪白双峰,看着赵菲菲白嫩的脖颈,他咕咚咽着唾沫,而他那刚在睡梦中吐露精华的小小猛也是猛然起来反应。


咦,小猛你身上是什么东西。赵菲菲正担心一直压着会把王小猛压坏,想着赶紧起身的时候,突然感觉小腹位置被什么东西抵住了一般,本能的说道,接着小手冲着那顶着自己腹部的东西就抓了过去。


而看着赵菲菲探究着去抓自己那东西,王小猛赶紧心虚的就要起来,可是就这么一下,怪物顶的赵菲菲更加用力了,温热的感觉让赵菲菲轻呼一声……

好奇心驱使赵菲菲迫不及待的起身去抓那做怪的小家伙,王小猛再想制止的时候已经晚了,赵菲菲已经抓在了手里,而后还兀自不知的嘀咕了一句,这是啥东西呀。


可是接着她就吓得赶紧捂住了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王小猛,小猛这是你的?说着还用力攥了攥。


赵菲菲柔腻的小手让王小猛忍不住舒爽的倒吸一口气,赵菲菲劲爆的身材,搭配着一脸懵懂的神情,让王小猛兽血爆燃,那物也是在赵菲菲手里撑了撑,似要将赵菲菲的手给撑开。小姑,你赶紧松开,赶紧去睡觉吧,我……


王小猛只觉得自己就快忍不住了,想要直接将娇美的姑姑给推倒,可是理智又告诉他,不可以,至少不可以在雪姑姑正蒙受大难的时候,再害了小姑姑,他慌忙将赵菲菲推开,而后慌张的跑回屋内,用被子蒙住了头。


而身后的赵菲菲呢,丝毫没有察觉到王小猛的窘态,在王小猛逃走之后兀自感受着手上残留的温度,嘴里喃喃道。小猛长大了。


第二天天方大亮,赵菲菲就喊王小猛起床下地了,王小猛看着赵菲菲站在自己床前一脸玩味的模样,吓得赶紧将裤子拉进被窝呼噜呼噜的穿好之后才敢出头,惹得赵菲菲笑的花枝招展的。你这小家伙还知道害羞呢。赶紧给我起来。


赵雪因为昨天失去第一次,孙兴又那么粗暴,所以她身子没有恢复过来,王小猛担心赵雪的身子,就让赵菲菲在家看着她,而王小猛自己则扛着锄头,去玉米地里了。


大清早的,赵家庄这个小村子已经热闹起来了,鸡鸣狗叫声,掺和着爹娘教训尿床孩子的骂声,将整个村子搅闹的充满生活质感,当然要是没有孙兴这个祸害这里绝对是人间仙境。


想着孙兴那个混当的恶事,王小猛气的手使劲的攥着锄头,手掌和锄柄摩擦产生的吱吱声,丝毫未能减轻他心中的愤怒。王小猛一进玉米地,就呼哧呼哧的将气都撒在了地里,好似那长着的杂草就是孙兴一般,嘴里嘟囔着。


狗娘养的孙兴,宰了你,杀了你,你个狗东西……王小猛正愤怒的嘟囔着的时候,突然感觉肩膀被人白了一下,接着听到身后一声喊,王小猛!王小猛本能的回头,可是一回头,一个麻袋瞬间从自己脑袋套了下来,接着他就被人扛了起来。


这突然被人抓住,王小猛心里顿时恐惧起来,开始疯狂的挣扎起来,他是个健壮的半大小子,力气大的很,三四个大人弄他都费劲。打晕了!这是王小猛听到的最后一句,而后他就被人一棍子敲在了脑袋上。


看着王小猛被打晕,领头人一下子将套在他身上的麻袋拿开,看着的王小猛稚气未脱的脸摇了摇头道。真可怜,哎。头儿,要不咱把他放了吧,这孩子看着不大,就这么死了,怪可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