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黄很色很湿性描写_5个人同时玩我下面|林海西

入世什么的,林海西不大懂,但也没多问,至于他关心的那位“恩人”的近况,白开心也拣了些大概说了。


他一边说话一边吃,各式不知道名目的食物琳琅满目摆了一大桌子,味道是很好的,但分量却极少,他肚子很饿,但自小养成的良好习惯让他吃饭的动作看上去慢条斯理,从容得很,但却出奇的快,原因是山里那个为老不尊的师父经常跟他抢饭菜,不快不行。不一会,一桌子食物就不见了,几乎全是白开心解决掉的。


“饭菜还合你胃口吗?”两人聊了一会,气氛不再那么沉闷,白开心觉得自己是晚辈,林海西也觉得自己是晚辈,嘴里都是您啊您的,后来说开了,也就不那么拘礼了。


白开心想了一下,说道:“很精致。”


这倒是一个再恰当不过的评价,林海西哑然失笑,唤来侍应生,大手一挥道:“依着原样,再上一桌。”


“不用了。”白开心赶紧摆摆手,“师父说,吃饭八分饱足矣,过犹不及。”


吃过饭,两人进了里面的房间,林海西叫了壶茶,亲手给白开心倒上一杯,笑着说:“公民证的事我已经让人去办了,但是联邦对这个很敏感,既然要给你安排个身份,当然要做到滴水不漏,不然我也没脸来见你,所以估计得等一段时间才能办好。你初来乍到没地方去,一会就跟我回家,安心住,想住多久住多久……”


白开心刚要说话,林海西摆手道:“先别忙着拒绝,开心小兄弟,既然尊师让你入世,想来就是要你去经历一下人世间的那些俗事儿,包括和人打交道,这应该就是尊师的本意,况且他让你来找我,肯定也是早料到我会这么做,你不能总是想着无功不受禄,要学着去习惯这些东西,比如不要轻易拒绝别人的好意……”


他笑了笑:“抛开尊师对我有救命之恩不讲,我也很愿意和你亲近一些,林海西别的不敢说,自问义气还是有几分的,你不要觉得过意不去,说不定日后我还有事要求你帮忙呢……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


不得不说林海西真是有一套,之前吃饭时言谈很是注意,给白开心营造出一种很亲切的印象,如此润物细无声下来,居然三言两语就打消了白开心的顾虑,很不好意思地答应了下来。


倒不是说白开心多么死板,从他先前不愿意住在林家,此时却接受林海西的帮助来看,他只是面对美女的时候有点不自在罢了。


林海西让他有要求尽管提,他也就没有客气,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想找一份工作,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是在学校里面。”


他不好拒绝林先生的好意,但也不想一直寄人篱下,但身上只有五百块钱,所以得去工作挣钱,他从未上过学,觉得自己应该掌握那些同龄人都在学习的知识,心里面也很向往校园生活,所以提出希望能在校园里工作,他想自己可以做点体力活什么的,或者做食堂的厨师也不错,反正做饭他也很擅长,这样还能有机会去旁听一下学校老师讲课,挺好的。


林海西眉峰稍抬,目中微露讶意。


他面露难色望着林海西,心里有点期期艾艾:“林先生,是不是很为难?如果不好办的话,那就算了。”


“没什么为难的。”林海西笑着说道,眼神却有些怪异:“只是,你确定想进学校?小学?初中?高中?还是大学?”


白开心在心里衡量了一下,小学的课程,大多是些常识性的东西,这个应该是没什么问题,初中学的知识自己肯定有许多不懂,但毕竟已经十九岁了,坐在一群全是十二三岁孩子的教室里旁听,那样子也实在有点滑稽,于是说道:“高中,可以吗?”


高中好点,大家年龄相差不大,感觉上没那么奇怪,初中的课程可以自学,听说城里还可以请家庭教师,他可以用工作挣到的钱请老师补习,白开心在心里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努力工作,一定要认真学习,一定不要浪费太多钱去补课,一定要记住林先生的情分。


林海西点头道:“好,我会安排,对了,这个事你急不急?”


他大概以为白开心去学校是接了什么师门任务,心想像你这样的人物,入世居然选择进入学校教书育人,难道是想要大规模选拔培养弟子?内心深处不由有些羡慕,心想这些学生未免也太幸运了,但又隐隐觉得奇怪,选弟子这种事不是年龄越小越好吗,从娃娃抓起嘛……


白开心没听懂,对面前这个中年人感激不已,由衷说道:“谢谢你林先生,能尽快安排最好不过了。”他想的是,能尽快挣钱,就能早点从林家搬出去,不用那么麻烦人家。


“好,我现在就带你去面试,其实你要是选其他工作都不用面试,但要进学校,还是得走一下形式,没办法,那个死老头校长有点死板过头了,连我的面子也不给。”


嘴上说着死老头,眼中的恼怒下却掩藏着敬意,林海西笑道:“我这也就是锦上添花,相信即便是我不出面,你肯定也是没问题的,开心小兄弟年纪虽轻,却极有原则,一身风范也令人心折,实在令人感慨尊师教导有方!”


教导有方?风范?


白开心有点尴尬地笑,心想师父教我的,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


第五章忍无可忍,抽他丫的


九月的阳光并不烈,却是晒死人的晴朗,在遍布校园的树荫下投射出一连串的光斑,白开心站在学校的办公大楼前,看着光斑中那些意气风发全身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少男少女从自己身旁走过,很是耀眼,好像每个人都是世界的中心一样。


林海西已经先一步进去了,说先找对方打个招呼,据说那个校长曾经是他的老师,这点尊敬是必须要有的。


司机靠着车门,一边晒着太阳,一边跟白开心介绍这所学校的背景,眼神中仍有好奇与不服,但言语中却不敢流露出来,他从未见过老板对一个人那么重视,尤其对方还是一个二十岁的少年。


他们身处的校园叫河图中学,是河图州最顶尖的高中学府,虽是私立的,但背后有林海西的大财团撑着,因此挑选学生的时候不至于像别的私立学校那样吃相难看,品学兼优的学生自然是这里的首选,所有费用全免,家底深厚的学生也是招的,能给学校创收嘛,甚至于学习不好家里也没钱的学生也可以招,为了在社会竖立良好的正面形象,这里每年都会招收一批贫困生,免除一切费用,近年来许多电视杂志中都有报道,算是受到家长称赞和业界好评的一所升学率极高的学校。


没过多久,一个不知道是老师还是职工的男人从大楼里走了出来,行进之间雷厉风行,跟白开心说话的时候目视前方,眼神根本不落在他身上,身上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给人的感觉颇为自傲。


“请跟我来,校长在等你。”


这里的教师和员工都很牛气,因为他们都是这座学校辉煌成绩的创造者,或者正在创造辉煌,因此对于眼前这个看上去有些拘谨的外来人士,他有足够的底气不给对方面子,但并不明显,甚至可以说只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如果对方不敏锐的话,是察觉不出的——他并不是那种故意挑事的人。


校长办公室是一个大套间,林海西就在外间的沙发上坐着,表情有点无奈,苦笑着对白开心打了个手势,示意他进去。


白开心首先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衣着,还算洁净,这才推门进了里间。


“关门。”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坐着个秃顶的老人,身材微微发福,长得倒是很面善,却面无表情,甚至让白开心关门的时候都没抬头看他一眼,只顾在纸上写着什么。


白开心很有耐心的站在一旁等着。


“坐。”


“谢谢。”


嘴里答应,但白开心还是在原地站着,对面是一个老人,他并不觉得这样就折了面子,况且面对着向往已久在心目中已经近乎神圣的校园,他很难不去对这里心怀敬意。


几分钟之后,老人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目光停留在白开心一身道袍上,眉头微微皱起,但也没有说什么,现在华国联邦复古之风尚行,四处都能见着穿汉服的人,相比之下,这身道袍穿在白开心的身上还算清爽干净,从皮相上来看,是有那么点出尘的味道。


“白先生?”


“是。”


“林海西已经跟我打过招呼了,那小子是这所学校背后的老板,所以理论上来说,你想担任任何职位都没有问题,包括我这个校长的位置……但我现在既然还没下台,那么就得照我的规矩来,先过问你的履历,再给你安排合适的工作,毕竟,这里是河图中学。”


最后一句话从这个校长老头嘴里说出来,口气中是毫不掩饰的自傲,但并不令人反感,之前林海西的司机已经跟他大概讲过这所学校的情况和辉煌历史,白开心也理解对方的做法,况且他本身没有任何经验,能走到这里都是林先生的人情照顾,他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资格讲条件。


白开心说道:“什么工作都行,我没有任何异议。”


“那就好,你有过执教的经验吗?”


“没有。”他问这个干什么?我又不是应聘老师。


校长点了点头,想着对方这么年轻,应该是刚毕业的高材生,也没有多诧异,又问:“那么,你的学历是?”


“呃……没有学历。”


校长眉头微皱,端起茶杯抿了口茶,问道:“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没有上过学,没有接受过任何形式的学校教育。”白开心平静道。


老头正在喝茶,听了这话差点没一口茶喷出来,被呛得咳嗽个不停,涕泪横流的,心中有些悲愤,很想提着对方耳朵大声说你什么学历都没有,居然还敢大言不惭要来教书?


对面递过来一条蓝色的手帕,老头一愣,愕然接过来,擦了擦脸,虽然是粗布的,但很干净,上面甚至有一股淡淡的清新味道,他因此对面前这人稍微有了一丝好感,这年头还坚持用手帕的人不多了,别的不说,单从这一点来看,这个少年至少很有涵养,也不会以势压人——鬼知道他是怎么从一条手帕上得出这个结论的。


况且这个白开心是林海西亲自送过来要他关照的,背景显然不浅,他虽然不忿,却也不能拂了得意门生的面子,况且那个混蛋现在就在外面坐着等消息……


校长将手帕还给对方,心里觉得有点憋屈,面上却尽量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道:“那你会些什么?”


他心想总要知道你擅长什么,我才好物尽其用。


白开心想了想,说:“从小习武,十余载不曾间断,练的花拳绣腿。”


花拳绣腿?这说法倒还谦虚……


校长眼皮微抬,看了他一眼,暗想既然是练武的,你为什么不去体术馆应聘?


“呃……奇门遁甲也会一点,还有堪舆之术……”


校长面无表情,心里却想,虽然是无稽之谈,但现在也有很多人信这个,给有钱人看风水也是个不错的差事,你怎么不去?


“我会种地,会做饭,还会酿酒,这些算不算?”


校长翻了个白眼,你直说自己是个农民好了,不好好种地,干嘛跑来学校误人子弟?


“还懂一点医术……”


哟,赤脚大夫?校长撇了撇嘴,当医生也很赚的,吃饱了撑的来当老师?


见校长没有反应,白开心又说道:“我还会做法事,给死者念往生咒,使之超脱……”


“打住打住!”校长赶忙喊停,皱着眉头道:“驱鬼?神棍?”


他心里才是鬼火直冒,林海西居然塞个神棍进学校当老师?


白开心一脸平静回答道:“这世上没有鬼,我也不是神棍。”


“那你又说什么法事、往生、超脱的玩意儿?”


“这世间虽然没有鬼,但极少数人死后有股气不愿散去,是为灵,气聚得多了,是为煞,会伤人元气,使人体虚神乏,甚至产生幻象,就是俗称的见鬼了……其实不是,那只是一股比较特殊的能量,或者说是磁场——这个定义我也不太懂,师父教我的……出现的频率也极少,因为没几个人能见着,这个涉及到灵眼,一般人没有,有的人多半会神经错乱,因为被吓着了,那玩意儿,看着确实有点瘆人……”


什么乱七八糟的!


校长听得皱眉不已,忽然想起之前的话,诧异道:“你还有师父?”


“是的,他是个道士。”白开心说道:“我也是道士。”


校长心里狠狠颤了一下。


……先前就觉得那身道袍穿在他身上还有那么点子味道,能没味道吗,不然怎么去忽悠人?


完了!校长抚额长叹,这混蛋真是个神棍!


心里不停说着冷静冷静,这人是林海西介绍来的,得给学生个面子,他从没往学校里塞过人,这次却语气异常坚定让自己必须录用,想来这人是个很有背景的世家子弟,不能让爱徒难做,再说这个年轻人看起来也很知礼,身上并没有一丝跋扈的味道,想来也不至于在学校里闹出什么出格的事……好不容易平静心绪,校长尽量温和问道:“如果给你安排体育相关的工作,你有没有什么意见?”


白开心大喜道:“那再好不过了,我别的没有,气力还是有一点的。”


他大概以为校长会给他安排扛器材什么的,既然是下力气的活儿,总不能忙一整天吧,那样他就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