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使劲夹我浪一点|逆道战神

突然,雷光凝聚,竟化作一道九色神雷,自那九天星河之上,劈落而来。


刹那间,黑夜变白昼,神雷还未落下,大地已是开始隆隆作响,剧烈颤抖。


可当那九色神雷,与大陆接触的一霎那,并没有造成可怕的破坏,竟然凭空消失。


与此同时,大地再次被夜色笼罩,本璀璨的夜空也是暗淡了不少,仿佛某种精华已被抽离,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但此刻老者的双眼却异常明亮,甚至激动的身体都在颤抖,他手指雷霆下落之处:“青州境内,所有今夜降临之子,统统给我带回皇城!”


“遵命!”


宛如雷鸣般的回答响彻天际,数万名皇城高手前往青州,誓要寻得神体,为皇朝所用。


时光流逝,转眼已过五载,人们虽还记得当年的惊天一幕,却没人知道皇朝的所作所为。


九州大陆,青州境内,宗门林立,青龙宗便是其中之一。


今日,又到了青龙宗每年一度,招收弟子的日子,青龙宗外,人山人海。


不过每到这个时候,最过忙碌的便是外门弟子,所有宗门的接待,全部压在了他们头上。


外门弟子,是个费力不讨好的差事,先不说在宗门地位低下,就连外人也是看不起他们。


理由很简单,凡是外门弟子者,说明资质极差,终身难有太大成就,自然受人鄙视。


“喂,你什么态度,你知道我是谁么?”一名衣着华丽的妇人,带着一名男孩,指着一名少年大声斥责着。


“实在抱歉,天色已晚,宗门将要关闭,两位还是明日再来吧。”少年清秀的脸庞尚显稚嫩,不过眉宇之间却有着一抹英气。


他名为楚枫,今年十五岁,是青龙宗数以万计的外门弟子之一。


不过同为外门弟子,这楚枫却与众不同,没有低人一等的自卑,没有自甘堕落的沉沦,对待每个人都不惧不怕,从容自若。


“明日再来,你当我是白痴?这深山野岭的你让我们母子住哪?”


“你必须给我安排住处,不然我就去找你们长老理论。”妇人不依不饶,竟一把抓住了楚枫的衣襟。


“楚枫弟,遇到麻烦了么?”可就在这时,一道甜美的声音突然响起。


定目望去,一名紫衣少女,正踏步而来,虽然嘴角挂着微笑,但那一双凌厉的眼眸,却紧紧的盯着妇人。


见到少女,妇人脸色顿时大变,一抹浓郁的恐惧涌现而出。


不因为别的,只因少女身上紫色长袍,那可是内门弟子的标志。


妇人暗叫不好,本以为自己的身份,可以刁难一下眼前的少年。


哪曾想,这个看着不起眼的少年,竟有内门弟子做后台,那可是她惹不起的存在。


“没事没事,我只是跟这位小兄弟,询问一些事罢了。”妇人笑着解释。


少女先是瞪了她一眼,而后只说了一个字:“滚。”


这一刻,妇人身体不由一颤,脸色已是变得铁青。


不过她却没有一丝犹豫,牵着男孩便快步离去,慌乱之间竟还摔了一个跟头,狼狈至极。


见状,楚枫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对身旁的少女施礼道:“多谢楚月师姐”


“跟我你还客气,咱们可是一家人。”楚月有些不悦。


她说的没错,楚枫与她的确是一家人,他们来自同一个世家,楚家。


这楚月正是楚枫二伯家的堂姐,只比楚枫大一岁。


不过,楚月在三年前就已通过内门考核,成为内门弟子,如今已是灵武四重的高手。


“宗门规矩,总是要遵守的。”楚枫灿烂的笑道。


“哎”然而看着这样的楚枫,楚月却是心头一酸:“楚枫弟,今年的内门考核你还不参加么?难道,你还没有达到灵武三重?”


楚枫并未回答,脸上依然挂着微笑,没人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见状,楚月从腰间取下一只锦囊,放到了楚枫的手中:“将它炼化,也许能够帮你突破三重。”


楚枫将锦囊打开,顿时一股逼人的灵气散发而出,一株手指大小,晶莹透亮的仙灵草正倒卧其中。


“楚月姐,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楚枫赶忙还给了楚月。


仙灵草,乃是修武圣药,极为珍贵,对灵武境以内的修武者,皆有无尽的功效。


而楚家为了让他们快速提升修为,每年都会补贴他们每人一株仙灵草。


想来楚月这株,也是家族补贴的,只是楚月并未享有,反而是给了他,这让楚枫感动之余,更是不忍接受。


“我说给你,你就拿着,还是不是我弟弟。”楚月有些不悦。


“哟,楚月姐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仙灵草竟然也要送人?”


“你看,我也是你弟弟,刚好最近将要突破灵武四重,不如楚月姐将这仙灵草送我如何?”


一名与楚枫年龄相仿的少年走了过来,身上同样穿着内门弟子的服饰。


他叫楚真,同样来自楚家,五年前与楚枫一同拜入青龙宗,只不过早在两年前,他已成为内门弟子。


“楚真,你早已突破灵武三重,成功凝聚灵气,就算没有这仙灵草也可扶摇直上。”


“可楚枫弟至今还未凝聚灵气,这仙灵草对他更为重要。”楚月将仙灵草,强行塞入了楚枫的手中。


“是啊,你说的没错,可惜他不领你的情。”楚真摊开双手,冷笑起来。


“谁说我不要的。”然而楚枫却微微一笑,毫不客气的将仙灵草揣入怀中,而后道:“楚月姐,这仙灵草当是我跟你借的,日后定会双倍奉还。”